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揭开“资溪事件”内幕

揭开“资溪事件”内幕

关键词:资溪事件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资溪事件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zixi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16721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1950年,六百余土匪血洗了赣东资溪县城,制造了一起自解放军入赣以来最为严重的反动暴乱事件,此事震惊中央。由此引发了由毛泽东主席亲自部署、持续三年的全国大规模剿匪行动。

势如破竹解放军南下直赴大西南罪恶滔天众顽匪企图“光复县城”

今年3月9日,记者一到峰峦叠翠、水碧天高的资溪县,县委党史办的李明华为记者揭开了曾震惊中央的“资溪事件”内幕。

1949年4月21日,毛泽东、朱德发布“向全国进军的命令”后,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所部以破竹之势直入江西。同年5月10日,资溪县全境解放。随后,二野部队驻资溪南下工作队奉命开赴大西南。此时,全省大规模的剿匪工作已取得显著战果,只有两个排的资溪县驻军也转至征粮工作,并且主力一部已抽回整训,地方武装大部分分散看守6个仓库,而县大队大部分兵力调往县内其他地区守粮库。至1950年2月,县城的兵力不到两个班,仅14人,且基本是病号。

此时,受到重创的国民党残部纷纷向资溪、黎川、南城、广昌及福建省的光泽、泰宁等省际交界处逃窜,并与当地土匪勾结,凭借高山丛林,昼伏夜出,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些插上了红旗的县城,企图“光复”。

曾皋九是土匪头子之一,资溪县高阜镇人。因与本村大地主争权夺利落败后,从国民党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三分校”毕业后,呆在南昌保安司令部。1948年,曾皋九在资溪县成立县保警大队,横行乡里,欺压百姓。1949年5月,双手沾满鲜血的曾皋九上山为匪,与其他匪首合股拼凑了“闽赣反共救国靖卫总队”,曾枪杀、活埋了二十五名革命干部及十余名无辜村民。

与曾皋九一起作恶的另一个匪首廖其祥,绰号“廖大肚子”,是广昌县人,一向流氓成性,鱼肉乡里。1930年,他钻出绿林,假意投诚,继续其土匪之行径。当红军欲捕之时,廖其祥夜半惊逃,复返匪巢。此后5年时间内,其自封为匪“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”少将司令及匪“福建反共纵队”中将司令,并杀害红军及群众130人。与廖其祥比恶的,还有兵痞出身、“青帮”老大的匪首蔡缄三。1949年5月,迫于形势,蔡缄三伪装起义反蒋,伺机叛变。当年7月,蔡缄三叛变得逞,并招罗邻近各县匪首率匪22股,共1195人。

一直视红军为敌,积极参与制造白色恐怖,杀害革命群众的匪首严正,在蒋氏集团大势已去时,曾纠集国民党闽赣10县军政头目3次策划、网罗各县残余反动势力,并与匪首廖其祥合股,纠集千余匪攻打邵武、黎川等县城,均被我解放军击溃。

曾混入红军队伍两年,便叛变革命的匪首向理安,于1949年5月率一百九十余人隐入林中。8月进入匪“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”后,便任命曾皋九为其左右臂。当年重阳节这日,向理安、曾皋九二匪一道潜入光泽县,与匪首蔡缄三取得联络。向理安在从匪期间,一百七十余革命干部及家属和群众被其杀害。

李明华告诉记者,当时这些匪首率众匪时合时离,正蠢蠢欲动,为“光复县城”密谋策划,准备血洗资溪县。

佯装抢粮叛徒泄密土匪悄逼资溪低估匪情主力排又被调走守粮库

因攻打黎川、邵武失败,匪首严正与廖其祥一直对此耿耿于怀。1950年元月,江西金溪匪首向理安、资溪匪首曾皋九、广昌匪首廖其祥、南城匪首王象起,再度与福建泰宁匪首严正、光泽匪首蔡缄三结盟,流窜于两省边境,连续袭击区、乡人民政府,残杀革命干部与群众。他们谋划出一个“声东击西、虚晃一枪”的诡计。

1950年2月13日,群众中传出消息,土匪有可能在近期攻打资溪县。中共资溪县的领导立刻对敌我力量进行分析:“估计蔡缄三匪股百余人,另加曾皋九匪股,共约两百余人。”于是,县领导将高阜守粮库的主力排调回,成立由机关人员组成的战斗班、巡逻班,同时组织一百余人的自卫队员,轮流守卫资溪县城的4个城门,防止土匪攻城,同时将敌情向地委汇报。

第二日,匪首曾皋九率匪徒三十余人窜到资溪县城东郊泸阳乡黄石口,致使此地哀声一片。从高阜调回资溪县的主力排立刻赶到出事地,但曾皋九等匪早已逃遁。对此,县领导错误判断认为,土匪不过百余人,因无战斗力,攻城是幌子,抢粮食是真目的。于是,县领导便放松了警惕,将主力排又调回高阜粮库,并决定在2月21日召开区委书记、区长会议,并要求各区领导及通讯员提前一天到县城报到。

1950年2月17日(大年初一),解放军再次解放被众土匪盘踞的福建光泽后,如丧家之犬的众顽匪近千人得知驻城解放军兵多马壮,只得放弃。但他们匪性仍旧未改,决定狠捞“一票”,过个肥年。

在众匪首的带领下,六百余残匪悄悄屯兵在园岱(属光泽县)一带,将此地作为可东攻光泽,西取资溪的屯兵地和指挥部。2月19日,众顽匪悄悄逼近资溪县城。

李明华告诉记者,80年代,他通过档案材料了解到,曾皋九在人民新政权成立后,就派遣匪特分子混入资溪县党政机关。他们的“任务”就是使用各种手段,积极拉拢革命队伍中的败类、变节分子,以扩充匪帮势力。

血流成河众匪里应外合春节屠城留取丹心英雄生死拼杀舍身取义

2月20日,资溪县城里驻军战士与百姓联欢,一直到晚11时才散。此时,一部分土匪乘机潜入县城,寻找参加军民联欢的县委副书记田永丰、县长晨光、营副教导员林兴才,准备以三对一的方式,杀害此3位领导,以便当晚攻下资溪县城。由于这3位领导未出席联欢会,土匪阴谋未得逞。深夜时分,600余土匪已将县城围住。

因守城自卫队员成分严重不纯,守卫南门岗哨的一自卫队班长早已通匪。这家伙得到已割断资溪通抚州的电话线的土匪发出的信号后,便大开城门。当晚,守城的20余自卫队员除一部分通匪外,其余的被土匪缴械。一弹未发的众土匪进城后,将17挺轻机枪、重机枪分别架在了县城的东、南、西门制高点及北门外岗楼上。

2月21日凌晨4时,在浓雾中,进城顽匪采取“分割围攻”的手法,首袭县公安局及县大队。由于武器较差且无掩体,在土匪疯狂的枪弹下,公安局陈德生等5名干部血卧沙场。火光中,众匪徒抢走敌伪档案,打开监狱,放出犯人后,拥向县粮食局,开仓抢粮。

当土匪们叫嚣声惊醒了县区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后,他们才发现县委、县政府机关已被土匪包围。由于匪众我寡,政府机关人员从侧门撤至县城北门,但遭到土匪两挺机枪的封锁。而准备突围的政府机关人员在大雾中与土匪对峙了两个小时后,高阜守卫粮库的两个班前来增援,但遭到200余土匪的伏击,无法接近县城。由于形势越来越急。副教导员林兴才带领几名有战斗经验的同志,冒着呼啸的子弹,冲下城楼,打开城门,掩护同志们向城西突围。此时,大雾已将散尽,突围的同志回头看见通讯员李文中弹,林兴才辟开蒿草,返身背起李文时,约60余土匪举枪猛射,林兴才、李文如巨石般轰然倒下。

而县委机关内,县委副书记田永丰、组织部长张茂庭及宣传部长于佑臣等10余人,借着房屋墙壁掩护,一直与顽匪对峙到上午9时多,可恶的是,叛徒陈宗绪手持惟一一把冲锋枪对天胡乱扫射后,便神秘消失了。此时,蜂拥而至的土匪弄来煤油和柴草,火舌恶毒地舔拭着被围同志。大家从后院耳门撤出后,分别突围。宣传部长于佑臣从城西门跳下后,被埋伏于此的土匪乱枪击中而牺牲。其妻杨秀峰因身怀六甲,便毅然返身引走匪徒而身陷魔掌。三区区长郁向阳隐藏在一老乡家,被叛徒陈宗绪出卖。田永丰的妻子崔凤英和10岁的女儿及杨秀峰的女儿也先后被土匪抓住。

最为残忍的是,顽匪们血洗资溪县城后,不敢久留,在仓皇逃离途中,将视死如归的杨秀峰、崔凤英、郁向阳及粮食局会计万新茂两男两女4位干部,背靠背绑在一起,剥光衣服头朝下倒埋入东郊一水坑内后,再打入锋利的竹签。另两名无辜群众被土匪以“通共”的罪名也被活埋……

捍卫政权全国展开大规模剿匪战罪恶难赦众匪血债累累下场可耻

直到2月22日上午,嗜杀成性的土匪血洗县城后,我方17位同志牺牲,两名群众被害。土匪们抢走全部的枪支、公粮、人民币(旧币)和银元,县藏档案也被土匪焚掠一空。匪首向理安也欲赶来捞上一“票”。途中,他听说县城已被攻破,便转袭高阜区公所,一番抢掠后,也仓皇躲入山中。

李明华告诉记者,由于土匪攻占资溪县城的当日,即向金门和台湾发电称,已“光复资溪县”。当国民党就此在广播中鼓噪时,却被我方获悉。资溪事件震惊了中央。为此,2月下旬至3月初,江西、福建军区在吸取深刻教训后,奉中南军区之命,剿灭众匪。

3月中旬,在中央人民政府举行的最高级会议上,朱德总司令向毛主席报告全国匪情时提及:“江西的资溪等数十地,各级政权几乎全部遭到破坏甚至遭到完全破坏,许多地方的局势部分或完全失控。”毛主席听罢果断指示:“对全国各地这一切大大小小的土匪武装及其暴乱行为,必须立即予以坚决的剿灭和镇压。”在他的亲自部署下,18日,中共中央发出“关于剿匪与建立革命秩序的指示”,全国由此开展3年之久的大规模剿匪战争,并出动正规部队3个兵团和40个军。资溪也成为当年的剿匪主战场和指挥中心之一。对此,时任西南军区政委的邓小平比喻道:“剿灭土匪,等于新中国建立后,在全国范围内又打了一个规模更大的淮海战役。”

资溪事件后,匪首严正逃入深山老林,疯狂进行抢劫、暗杀、破坏活动。1951年1月15日,龟缩在山里的严正被冒雪搜山的民兵擒获,3月23日在泰宁城关北门桥下被枪决。而光泽匪首蔡缄三,也于同年同月同日被剿匪部队活捉,并于2月25日在光泽县公审后处决。资溪匪首曾皋九被困在山上数日,在匪首蔡缄三被擒的2个月后,窜到村民家要饭吃,被村民告发。曾皋九在仓皇逃跑时,被解放军击毙。为此,群众欢呼着将曾匪尸体如捆死猪般抬至县城示众,并以石子、木棍击之,以泄心中仇恨。广昌匪首廖其祥于同年2月15日被剿匪部队击伤活捉后,听到山下传来军民剿匪祝捷的鞭炮声,吓得滚落悬崖而死。血债累累的金溪匪首向理安,于1951年逃到上海后,又躲藏在香港,并与国民党特务组织积极联系,再潜回大陆,在上海伪造证件时被捕。服完6个月的有期徒刑后,向理安于1954年由香港乘火车再潜回大陆,在广州车站被公安机关捕获。1957年1月5日,经江西省最高法院判处死刑,并在南昌执行枪决。而南城匪首王象起,于1950年在南城伏法。叛变为匪的陈宗绪也于1951年2月被抚州军分区依军法处以极刑。

采访完后,记者心潮澎湃地行进在资溪县的街上,看到一路牌上标着“佑臣路”。县委宣传部的同志告诉记者,这条路,是以烈士于佑臣的名字命名的……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资溪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010-61744588 传真:商务合作QQ45177403 邮箱:union@ccoo.cn
地址:昌平区北七家宏福11号院创意空间 邮编:102209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地方门户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